四川脫硫脫銷除塵器,青海脈沖布袋式除塵器,燃煤鍋爐除塵設備_河北東方泰鑫環保設備科技有限公司
?
熱門產品
碳化硅行業除塵器
碳化硅行業除塵器
碳化硅除塵器
碳化硅除塵器
鋁廠除塵器
鋁廠除塵器
碳化硅除塵器
碳化硅除塵器
壓力開關
壓力開關
當前位置:返回首頁 > 新聞動態 > 常見問題 >

鍋爐煙氣除塵器選用中應注意的幾個問題

201907-0913:36:22
新聞詳情

  鍋爐煙氣除塵的方式很多,就其設備形式而右有幾十種,各件除塵裝置都有自己的特點和使用范圍。在評價和選用時從多方面考慮,充分廠解各種除塵器的技術和經濟性能。分析煙氣特點,并依此來選擇適當的除塵器。通過總結認為選擇時應注意以下一些問題。
  一、煙塵的分散度不同形式的除塵器對于飛灰的粒徑有不同的適應性,一般來源,離心干式除塵器對較大粒徑的灰塵有較好的捕捉性;而濕式及靜電除塵器對粒徑灰塵捕捉率較高,所以說按飛灰粒徑的組成去選擇除塵器。
  煙塵的分散度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燃料種類、燃燒方式和爐膛結構,也與鍋爐負荷大小有關。如煤粉爐的塵粒很細,層燃爐塵粒較粗,鍋爐低負荷運行時,煙塵中大部分為細灰.而在超負荷運行時含塵量顯著增加。
  二、排煙的含塵濃度鍋爐排煙的含塵濃度是選用除塵器的一項重要指標,不同形式的除塵器對鍋爐排煙含塵濃度具有不同的適應性。一般來講,除塵器入口煙塵濃度超過一個臨界值后其效率會明顯下降。
  然而鍋爐排煙的含塵濃度又主要取決于燃煤的種類、燃燒方式和燃燒過程的組織情況,如煤含灰量越大、煤粒越細,產生的飛灰就越多,排煙中的含生誼也就越大;揮發份高的煤,燃燒時煙氣的含塵量也大。
  另外,燃燒過程的組織和鍋爐運行情況也很關鍵,如在鏈條爐上燃用粘結性強的煤,操作不當易產生火口,使煙氣帶灰增大;又如運行負荷的變化也會影響排煙的含塵量。所以,控制煙塵排放的初始濃度可以保證除塵器的效率,而控制手段的選擇又與爐型的選擇,運行負荷的變化特點,燃料種類等有密切聯系。
  三、煙氣量各種除塵器都有其相適應的設計額定負荷,當實際負荷與設計額定負荷有出入時將引起除塵器效率的變化;一般,除塵器對含塵煙氣入口流速有要求,而除塵器又不易實現負荷調整功能。如旋風式除塵器當實際負荷降低時,其效率會明顯下降;對于靜電除塵器,當實際負荷高于額定負荷時,其效率也會下降。
  供熱鍋爐及中小型以熱定電的熱電廠鍋爐由于其功能特點,負荷變化較大,鍋爐經常在額定負荷以外的狀態運行;同時若爐體,風煙道等部位有較多的空氣漏入,也會使煙氣量增多。因此,在選擇除塵器時應考慮煙氣量及其變化這一因素。
  在注意上述問題的同時,煙氣的腐蝕性會涉及除塵器的制造材質以及除塵器的造價等因素也需注意。
  綜上所述,在選擇鍋爐除塵器時,綜合分析,并視具體情況因地制宜、因煤制宜、因爐制宜地合理選擇;另外,任何的除塵設備沒有人去恰當地掌握和認真地維護管理,也難獲得理想的除塵效果,因此尚需依靠建立科學的操作管理和維修制度。
  袋式除塵技術應用于燃煤鍋爐的優點
  目前袋式除塵技術和設備己成熟,的袋式除塵器和普通老式的相比,無論是濾袋材料、除塵器的結構,還是清灰的技術等各方面都做了很大的改進,大大提高了其實用性,具有廣闊的應用前景。
  在粉塵的捕集和適應燃煤電廠粉塵排放特性方面,布袋除塵器與電除塵器比較,具有明顯的優點:
  1)袋式除塵器對捕集細粒塵,因此除塵效率比電除塵器高,一般可達以上,排放煙塵濃度<50mg/m3,甚至可達10mg/m3以下。而對低硫煤和灰份高的煤,電除塵器要達到這么低的濃度就有難度,或要增加較多的投資。
  2)布袋除塵器在處理高含塵濃度的煙氣時仍具有很高的除塵效率。
  3)隨著環境保護標準對燃煤鍋爐SO:排放要求越來越嚴格,采用石灰石進行爐內脫硫的循環流化床鍋爐的使用將會日益普遍。采用向爐膛或煙道中加入脫硫劑的各種干法或半干法脫硫措施以降低SO:的排放都會增加煙氣中的粉塵濃度。與電除塵器相比,袋式除塵器是較經濟的除塵技術。
  4)袋式除塵器不受煙氣成分、含塵濃度、顆粒分散度、比電阻等粉塵性質的影響,鍋爐負荷的變化、煙氣量的波動對袋式除塵器的影響也很小。
  5)在捕集粉塵的同時,采取輔助措施還可以地脫除顆粒Pm2.5和重金屬As,Se,Hg等其它有毒、有害氣體,具有協同脫除效應。
  6)袋式除塵器結構比較簡單,操作維護方便,主要的清灰過程均可由程序控制自動完成,從而大大降低運行和維護成本。
  7)袋式除塵器在運行過程中不會產生附帶的二次污染。
  8)袋式除塵器的投資和運行費總計低于電除塵器。
  袋式除塵技術的應用前景
  我國的火電廠燃煤大型鍋爐除塵,是除塵設備的巨大市場,我國燃煤電廠從20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開始引進靜電除塵器,并逐步在范圍推廣。目前電除塵技術己經廣泛應用,其除塵效率較高,運行可靠、維護簡單,但其除塵效率受多種因素影響,如供電電源及其控制系統、煙氣溫度、煙氣流速、煙氣成分及灰的特性、化學成分,含硫量等,與日益嚴格的環保要求相比,顯然仍存在著較大的差距。
  我國幅員遼闊,煤種復雜,各燃煤電廠的鍋爐運行條件也差別很大,采用電除塵器無法適應各種工況的煙氣除塵,保證不了煙塵達標排放,從而給袋式除塵器提供了一個巨大的市場。
  我國袋式除塵器用于燃煤電廠煙氣除塵尾氣控制方面還剛剛起步,而在火電廠大型燃煤鍋爐除塵、脫硫中,袋式除塵器占有相當大的份額。在澳大利亞,電廠燃煤鍋爐電除塵器都逐步改成了袋式除塵器。隨著環保法規的日益嚴格,電廠燃煤鍋爐排放濃度標準的提高,袋式除塵器在國內電廠燃煤鍋爐除塵、脫硫市場上,將占有一席之地。我國有60萬臺燃煤工業鍋爐和采暖鍋爐,如果排放濃度標準提高到50mg/Nm3,那么袋式除塵器就大有用武之地。垃圾焚燒爐尾氣除塵凈化、特殊性質的煙氣以及高溫過程產生的有害氣體(多為大氣Pm2.5的前驅體)的脫除等工作在我國剛起步。這三個方面的煙氣除塵、凈化和鋼鐵、水泥、冶金等各種工業爐窯的高溫除塵的袋式除塵技術是今后發展的和方向,在我國具有廣闊的發展和應用市場。